国庆观影首选,被这群“西装战士”燃到落泪


♪ 你如此特别,我又怎会失望 ♫

每天上午9:30,伊姐在这等你

文 | 伊姐(周桂伊)

我们在新闻里,看过很多次撤侨。

也许是一艘船,也许是一架飞机,大家排队拿着护照,气氛虽然紧张却也算乱中有序地上船、登机,最终平安回国。

很少有人知道,这表面平静甚至有一点喜气的背后,蕴含了多少惊心动魄。

国庆档有一部电影,像素级还原了,这是一条多残酷的路。


《万里归途》的背景是努米亚共和国内政导致的暴乱,电影一开篇,我们就强烈感受到了失去和平,对一个国家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悬尸、拾荒、祷告、母子分离…....坚守的边境官,滥用权力受贿的关卡人员……毫无预兆的爆炸,和随时降临的危机——悲惨和诅咒的地狱皆在于此。



电影开始的5分钟,你就会完全明白,《万里归途》完全是严格按照商业片手法拍摄的,观赏性极强的成熟电影。

基于这样的背景,每个角色的挣扎、努力、抗争、牺牲,才像大树深深扎进泥土,有了力量,使人信服,故事背景就是这部电影的土壤。

宗大伟(张译 饰)这个人物的塑造,完全符合戏剧原则,“人物是怎么挣扎和成长的”。

一开始他的形象就设定了:一个妻子即将临盆、老来得子、即将做父亲的人。

宗大伟妻子(万茜 饰)用一场戏,就把这种个人生活的无助感表达了:快递员把婴儿床放在了门口,但没有放进客厅,她尝试了很多种方式,却没有办法挪动一丁点。

这也是宗大伟在个体人生当下的状态:动弹不得,无法周全。

宗大伟迫切想早点回国。这里面的迫切,不仅是为人父的舐犊情深,背后还有对妻子的亏欠,在电影的最后,他说出了原因。

但撤侨行动和救援的紧迫,他又作为最合适的人选,临危受命,义不容辞。


这归家的路,仿佛玄奘西天取经,九九八十一难,处处杀机,步步维艰。

他和外交部的新人成朗(王俊凯 饰)关于“真相和谎言”的争辩,把他作为在战乱国家历经沧桑的外交官的经验,和对人性的理解都展现了出来。



他经验丰富,经历过地震、政变、瘟疫,在努米亚国内混乱的战争场面,他在不同场景下灵活多变、斗智斗勇,既怀柔政策,又兵行险招。



而努米亚籍中国员工和中国养女的两次极端情景,让他面对自己的灵魂,在生死天平上做选择。


但是,个人依然是渺小的,暴乱状态,个人变成上帝随机滚落的棋子,会成为随机的牺牲品,会被各方利益绑架,会被推上戏剧般的历史舞台。


电影里有一段,宗大伟手持着中国护照,在叛军的旗帜背景下,跪在摄像机前。

它太真实了,就像我们在社交媒体看到的战乱国流露视频一样。
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为了塑造宗大伟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,整个电影组做了大量的工作,翻阅了纪实文学,采访撤侨亲历者的感受,观看真实撤侨的纪录片。

导演饶晓志告诉大家,在别人的国土,我们没有武装的权力。很多外交官在执行任务前,会把一封遗书,放在家人的床头。


外交官也是人,他们也有自己内心的恐惧、绝望、遗憾、牵挂。

在电影里,我们可以看到宗大伟奋不顾身,枪林弹雨里忘我奔走的一面。


但你更能看到他,无人时刻,饱含沧桑的一面。


宗大伟这个人丰富、复杂、个人风格浓郁,除了张译,无法想象国内还有别的演员,可以如此有张力地完成这个角色,佩服,绝了。


《一千零一夜》贯穿了整个电影,这是一个古老的阿拉伯故事,它符合电影的情景,更隐喻就是外交官们带着一百多个人登上了昏暗的创世方舟,历劫历难,九死一生。

拉升了故事的价值观深度。


从开头出字幕的方式,电影就把张力打开了,这种张力,一直维持到了最后。

宗大伟回国了,看着长安街种种,他的脸上是不适应,不真实。

进了自己家,他仿佛做梦一样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孩子,直到妻子提醒,才记得紧紧拥抱妻子。

然后,门关上了。那是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的门,贴着福字,两边有春联,写着平安如意吉祥话。


看枪林弹雨的时候我内心有巨大的恐惧和担忧,看到宗大伟回国的场景,我几乎哭出声。

他回家过年的终点,一点也不华丽。

宗大伟的家,在胡同里,老房子昏暗逼仄的楼梯里不断传来的人声、做饭声、炒菜声、邻居吵架拌嘴声……

那些我熟悉的北京邻居,穿着睡衣,头发上还带着卷棒,一边和久未谋面的宗大伟热情地打招呼,一边跟装修扰民的邻居掰扯,毫不退让。

这就是平淡到不值一提的一天,但,这是无数像宗大伟一样的人,跨越山海求来的日子。